程维头上的两只苍蝇

程维头上的两只苍蝇

作者:冯超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本周,滴滴创始人程维脸上的表情,借用网上的话来讲,应该是三分恶心、三分烦躁、四分无奈。因为有两只苍蝇,在他头上嗡嗡飞,一大只,一小只,想抓呢,又抓不着。



先说那只大苍蝇。


在本周四,微博上流传着滴滴司机性侵直播的消息。


又是性,又是直播,又是打了马赛克的视频,再加上滴滴这家公司,如果不是微博热搜被责令停更一周,这条消息绝对是热搜爆款。


具体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个匿名者在外网发布了视频,视频里,一名“滴滴司机”用迷药迷晕了一位女子,然后开始“性侵”;然后视频被网友@巧克力脆脆杀 发到微博上,她建立了话题,添加了滴滴的标签,认为这人就是滴滴的司机,举报,接着促发了传播。


滴滴选择报案,警方又很快给出了通报:男司机与女乘客,是年轻夫妻,是色情的角色扮演,与滴滴没关系,这两人在非法的APP上做直播,靠打赏挣钱。


一个滴滴假司机,被网友当做滴滴的真司机,随着舆论的发酵,最终被抓,非法APP被封。而被封的原因,还是因为司机在角色扮演时说的那一句话:我是开滴滴的。


为了挣点打赏钱,他们也是够拼的。


如果他直播不说这句话,哪能这么快被查呢?在未来,他还可能金盆洗手呢。就像那个小明星仝卓,也是因为直播时多说了一句“高考时将往届生改成应届生”,就被撤销了学历,帮他打通关系的继父以及14名教育系统的人都被处理。这事情的教训是,违了法,要低调,谨言慎行小步跑。


传播视频的网友@巧克力脆脆杀 也讲出了错把假司机当成真司机的理由——


“我看的片大多是明显双方自愿或者专业拍摄的,我不知道直播平台上表演迷强奸的很多。”


也许是她掌握的知识太少吧。


在以p字母打头的一个成人网站里,有各种千奇百怪的东西,比如,女乘客勾引滴滴司机、女主人取外卖穿着暴露勾引美团外卖小哥。这些视频,拍者、观者心里都有数,不过就在那个圈子里传播而已。当滴滴这个假视频发布后,很多老司机就看出了猫腻。


@巧克力脆脆杀 也微博发文向滴滴道歉,伤害了滴滴的利益,“我愿意为我造成的影响承担法律责任。”


大公司们即便再强调创新,也担心公司无法处理好品牌与色情之间的关系。几年前,优衣库三里屯店不雅视频事件后,优衣库的创始人柳井正说,这不是炒作,试衣间事件令人作呕。上个月,宜家商场不雅视频传播,宜家公告谴责并报警。


经历两起女乘客死亡事件的滴滴,一直想跟性骚扰、强奸、迷奸这样的事情做彻底切割,通过整改,提供更安全的服务。但这起乌龙事件造成的品牌形象的损害,辟谣的成本,滴滴只能自己去承担了。


@巧克力脆脆杀 周六已经文字道了歉。在周日,这个ID账号却在微博上消失了。跟一个已经“示弱”的网民较劲、掰扯、法庭见?这不符合一家大公司的身份。


舆论就盯着滴滴的司机,舆论就是要你滴滴安全。在这个乌龙的性侵事件里,程维要找谁说理呢?


就像英剧《公关危机》女主说的那样,“因为当今没人在意什么狗屁证据,耸动的故事永远占据头版头条,所谓的反转和证据鲜有人问津。”


流言化作苍蝇,程维也只能看着它飞。



再说小苍蝇。


小苍蝇也是一条消息,那就是滴滴要被美团收购。消息连谈判阶段,收购后的业务线,期权安排都写得有鼻子有眼。


6月11日,滴滴官方微博发了条消息。“有人真敢编,有人真敢信”,配图是一只龙虾扯着一颗蛋,俗称“瞎扯淡”。


程维头上的两只苍蝇


滴滴阴阳怪气地否认了收购。


滴滴一路是靠烧钱、兼并走过来的。总裁柳青上个月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滴滴在疫情发生之前,“核心业务已经盈利或者小幅盈利。”


柳青的话,重磅,但模糊。


滴滴核心业务是哪个,是快车、专车还是经过整改后重新上线的顺风车?盈利,是一个月盈利、一个季度、还是一年?


滴滴不是上市公司,读者看不到它的财报。尽管外界很难判断柳青的说法有多大价值,但这可是在uber、lyft顶着亏损帽子上市,且依然还在亏损的大环境下,滴滴第一次公开宣布“盈利”。


滴滴的核心业务是不是真的盈利?


自两年前两起女乘客被害案之后,滴滴开始加强与用户的互动,在一次沟通会上,它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的成本。


程维头上的两只苍蝇


这张图,简单点说,就是各项服务成本费用总和>平台取得的抽成服务费。而各项成本中,业务经营成本占比最高,10%;司机奖励,第二高,7%。


业务经营成本可以降低,比如通过裁员的方式。去年春天,程维就宣布优化15%的员工,有消息说是裁员2000人。司机奖励金作为一项成本,也可以通过减少补贴的方式节约成本,当然,放缓补贴可能造成APP活跃度的下降。


新浪科技去年的一份报道援引TalkingData的数据称,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网约车应用的日总活跃使用量同比下降6.3%,也是连续第五个季度出现下滑。“报告显示,占过去12个月日活跃用户总数93%的滴滴出行,其乘客和司机端App使用量分别下降了5%和23%。”


不过,即便如柳青所说的核心业务实现盈利,也并不等于滴滴公司整体盈利。它还有两轮的单车等烧钱的业务。


就在上周,滴滴刚过完8周岁的生日,程维写了封很长很长的公开信,回忆艰辛的过去,给团队加油打气,描绘未来的战略。


他写道——


如果我们是一本书,现在才写了一两章,现在,我们依然有很多的可能性和想象力。


他刚说滴滴才写了一两章,柳青刚说核心业务有点盈利,下一章,即终章,就是被美团兼并?


程维只能回复是瞎扯淡。


这个流言,不知道是谁人出于何种目的而发布的,总之,美团不吃亏,流言传播阶段,它的股价蹭蹭涨,大家知道了美团的实力,当年TMD格局变了,M要吃掉D。


其实这两年,总有美团并购滴滴的流言传出来。它如同一只苍蝇,到处乱飞。因为滴滴没上市,又在烧钱。被兼并,在舆论看来,也是一条路,这是流言的土壤。


只有当程维带领滴滴上市,财务公开且盈利后,这只苍蝇才会消失。他赶不走它,它会随时飞回来。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