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又一首富凉凉?

01 公司被强制退市!

曾被高中生骗走1.44亿!

又一家上市因涉嫌财务造假,停牌5年,刚刚被交易所强制退市。不过这一次不在A股,而是在港股,停牌期间,市值定格在290亿港元。

这家公司叫做天合化工,总部位于中国辽宁锦州,被认为是中国领先的特种化工生产商,主要经营润滑油添加剂和特种氟化物,公司拥有人及创办人魏奇一度因为公司上市而成为中国东北首富。

学长查到的报道显示,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14胡润百富榜》,马云成为胡润百富榜创立16年来的第11位中国首富。辽宁共三家企业跻身百富榜单,分别是辽宁锦州天合集团的魏奇、魏潇父女,辽宁营口嘉晨集团孙寿宽家族和辽宁辽阳忠旺集团董事长刘忠田。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网友还格外支持:这样靠技术起家的公司才是真正应该大力支持的企业!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短短6年,昔日首富和企业,都凉了。

更奇葩的是,为寻求股票复牌还大费周章的行贿,结果还被几个高中生骗了个血本无归。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事情是酱紫的:

那是一个荒谬的2019年,A股市场“白马”不断雷人,康美300亿蒸发,康得新122亿去向不明,而港股也不闲着。

上市五年、停牌4年多的天合化工向市场公益演出了一场 “破天荒”的笑料。

捉急的天合化工高管们急于复牌,重见阳光,到处奔走行贿,结果被几个假冒“国家领导人”的高中生骗得团团转,一声首长,几千万就出去了。

2019年5月,北京市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揭开了这场“感人”的骗局。

回到2015年3月,天合化工股票在港交所停牌,副总经理张某正为复牌奔走,经人介绍认识了黄莉琳。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黄莉琳自称在“国家领导人办公室工作”、“年轻时能接触到很多国家领导人”,声称可以帮助天合化工“利用国家行为干预”让股票复牌。张某感觉遇到了大救星。

经黄莉琳介绍,天合化工高管们认识了“中央警卫局”付林,“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 付普良,领导们还煞有介事地赶赴锦州对天合化工实地考察。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一个月后,黄莉琳以复牌办事费为名,骗取天合化工1000万,黄莉琳将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然后,假“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 付普良亲自下场,找了两个小弟,付满涛、高恒,二人在天合化工高管们面前喊付普良为首长或部长。

喊你一声“首长”你敢答应吗?一场戏演下来,再以复牌办事之名,付普良三人2900万到手。

与此同时,黄莉琳的戏还没完。付某首长表演期间,黄将“国家安全部副部长”杨有民介绍给张某等高管,还是以复牌办事为名,骗到2000万元。

接下来,该杨有民上场表演了。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天眼查显示,杨有民旗下有5家公司,其中北京京卫安华投资管理公司是其最重要的投资平台,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金为1000万,先后出资8000万投资乐江西吉安安华实业有限公司、井冈山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不过,北京安华投资在连续两年经营异常后,于2019年11月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

与上面几位“无业”人员相比,杨有民显然更专业。他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集团摇身变为国家安全部托管的企业为幌子,在加上什么管理费、领导用车、过节费等,一口气骗走了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外加一辆奥迪A8。做投资不香吗?杨有民实力证明还是骗“傻子”来钱快,终于把自己搞进去了。

两年多过去了,直到2017年9月,被轮番骗走1.44亿的天合化工发觉上当了,最终在北京报案。

联交所宣布于6月11日取消其上市地位!

6月9日晚间,天合化工公布,联交所宣布,由2020年6月11日上午9时起,该公司的上市地位将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予以取消。该公司的股份自2015年3月26日起已暂停买卖。2017年5月25日,证监会根据《证券及期货(在证券市场上市)规则》第8(1)条行使其权力,指令联交所暂停该公司的股份买卖。

截至最新数据,天合化工的市值还有290亿,从2015年停牌到现在已经5年了,估计股东们心里也是崩溃的,这下退市都灰飞烟灭了。

网友评论:这剧情,可以拍电影了!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也有网友说:都是人才!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还有人表示不信!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还有网友调侃:可能只有我关注的是锦州是沿海城市,当经济并不发达。。

退市!又一首富凉凉,手法比康美还大胆

02 上市2个多月被质疑财务造假!

好日子仅仅维持了几个月。

9月份沽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给予它强烈沽售评级,认为其预期回报为负100%,目标价为零港元。

匿名分析在做空报告中指出,天合化工在招股书中夸大了盈利能力,并提交了两套账簿,自称已掌握了包括对话录音在内的更多证据来指证天合不仅虚报财务数据,还与潜在客户间存在复杂的关联关系。

谁能想到,由瑞银、美银美林和摩根士丹利联合保荐的明星IPO竟是一场骗局?

沽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经过长达数月的实地取证和探访,以多份原始工商资料为“铁证”指控香港上市的天合化工(1619.HK)财务造假,虚报2013年净利润高达1倍,3家主要客户被揭发属内部关联人士且共用上海办公地址,包括营业收入、净利润、毛利率和缴纳税收等财务资料全部虚假。

报告称,市值80亿美元、由辽宁首富魏奇创立的天合化工堪称IPO历史上的最大骗局。公司9月2日紧急停牌,并否认所有指控,董事长魏奇表示将尽快回应报告中的质疑并保留追讨赔偿的权利。天合化工还在公告中提醒投资者某机构可能持有公司股份的淡仓,若股价下跌,将会从中获利。

与高盛、瑞银等卖方分析师极力唱好形成鲜明对比,一名外资基金的买方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从IPO开始,市场就怀疑天合造假,沽空比例一直居高不下。他引述在氟化工方面与天合有竞争关系的东岳集团(3.24, 0.11, 3.51%, 实时行情)人士称,天合在业内处于下游,议价能力较高,但如此高的毛利率和销售增长是不可能的。

招股书显示,天合IPO由瑞银、美银美林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合保荐人。按照去年10月生效的新保荐人条例,若承销商在明确知情的情况下罔顾后果地发出有失实陈述的招股书,若经定罪,最高可监禁3年和罚款70万港元。

记者就此向香港证监会(SFC)求证,发言人表示不评论个案;至于是否调查三大外资保荐人,当局现阶段不予置评。

被指做账有假!

与当年浑水指证嘉汉林业类似,“匿名分析”此次狙击天合化工同样拿出了多份原始工商资料来佐证其指控,辅以公司纳税与地方税局公开记录的多处矛盾,看似铁证如山。

按照公司的招股书披露,天合化工主要通过内地2家子公司——阜新恒通氟化学有限公司和锦州惠发天合化学经营业务。2011年至2012年,公司披露总营业收入分别为33.59亿元和41.93亿元,实现净利润9.48亿和21.9亿元。

但根据“匿名分析”获得的辽宁省原始工商资料显示,锦州惠发在2011年亏损108万元,2012年的亏损额更增加至891万元;阜新恒通虽录得正数利润,但2年合计4.18亿的营业总收入还不到招股书声称的1/10。其中,2012年的工商资料附有董事长魏奇的亲笔签名。

惨淡的经营状况随着审计公司由辽宁中衡会计师事务所变为德勤后发生了巨变。2012年12月31日以前,锦州惠发一直由辽宁中衡担任核数师。为了筹划在香港上市,天合在去年突然撤换审计公司,之前的原始审计材料随即被另一份虚高的财务报表所取代,这份由德勤签字的新审计报告与最终上载于港交所的招股书一脉相承。

“匿名分析”指控天合化工的管理层前后伪造了2份截然不同的工商资料来骗取保荐人的信任和投资者。除了工商资料和审计报告外,辽宁省锦州市义县的官方通告显示全县在2012年的国税收入首次突破3亿元,若按照天合化工公布的锦州惠发当年的收入数据,仅单一公司就要缴纳4.95亿元税收。如此前后矛盾的税收记录还出现在锦州市2011年的国税排行榜中。

“无论如何,没有一家化工企业的毛利率可以远远脱离行业平均值。”前述买方分析师告诉记者,多家经营氟化工的企业均表示,任凭再强的议价能力,超过80%的毛利润都是天方夜谭,更何况天合主营的抗磨剂位于整个产业链的下游。2013年,公司整体毛利率为60.5%,氟化工产品的毛利率更高达83.8%;而国际化工同业的平均毛利率仅15%左右。

尽职审查缺位!

在6月IPO路演时,公司为了让投资者放心,在路演中请来多位声称是主要客户的负责人详解“稳定”的销售来源。但通过实地走访,“匿名分析”发现公司声称的三大主要经销商竟先后共用2个办公地址,且公司法人同时是天合化工的高管,工商资料所显示的公司规模、现金流也与路演时声称的采购规模严重不符。

实地走访原本应该是保荐人尽职审查的基本原则,如今却沦为做空机构的赚钱捷径。

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行高管说道,部分外资行在做有关民企的尽职审查时会接受电话访问,初级员工甚至无法分辨电话对面的受访人的真实身份。按照保荐人的严格行规,投行必须亲自在公司的注册办公室地址与高管访问,并须事先查验受访人的身份证和学历证明等。

“除了公司本身,还需要以相同的标准访问主要经销商、同业竞争对手以及行业顾问等。”他表示,外资行在做尽职审查时,采用最高诚信的披露标准,假定公司提供的报告和审计资料真实,这本身就很容易陷入作假企业的陷阱。

记者打通了瑞银全球资本市场部亚洲区总裁朱俊伟的手机,在听明来意后,他匆忙挂断了电话,强调对天合化工的交易“没什么好说的”。

今年2月,曾传出由于聘用天合化工董事长魏奇的女儿魏娇,瑞银对朱俊伟启动内部调查,但他在3月结束“休假”后恢复上班。

记者查阅SFC持牌人记录,魏娇的中央编号为AYS879,注册机构为瑞银香港(UBS Securities Hong Kong Limited),从事就机构融资提供意见的受规管活动,雇佣关系从2013年10月11日生效。加入瑞银前,她从2012年1月13日开始就职于摩根大通;而摩根大通在最后时刻退出了天合化工的IPO。

2014年9月2日,天合化工盘中紧急停牌。

10月8日深夜,时隔一个月后,天合化工发出了长达55页的澄清公告,试图反击。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魏奇在公告中斥责海外做空机构恶意捏造财务报表和他的签名,以达到做空获利的目的。复牌第一个交易日,天合股价依然单日暴跌40%,跌破招股发行价。

仅几个月后,2015年3月,天合化工因无法按时提交2014年业绩报告再次陷入停牌。2015年11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向该公司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公布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尚未公布的财务业绩等。此后,由于无法获得香港联合交易所准许,天合化工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和中期业绩一直未能按时公布,停牌至今。


03 什么样的公司有财务造假嫌疑?

中国概念股因财务造假问题遭遇做空潮,引发广泛关注。香橼公司和浑水公司作为做空中国概念股的主要机构,在揭露中国概念股财务造假方面十分精准。

分析香橼和浑水做空研究报告发现,中国概念股所表现出的一些表性特征与财务造假有极强的正向相关性。

这些特征主要包括:

1.远高于同行业的毛利率;

2.报给工商和税务部门的文件与报给SEC的不一致;

3.有隐瞒关联交易的情形或收入严重依赖关联交易;

4.可疑的主要股东和管理层股票交易;

5.审计事务所名不见经传且信誉不佳;

6.管理层的诚信值得怀疑;

7.更换过审计事务所或CFO;

8.过度外包、销售依赖代理或收入通过中间商;

9.复杂难懂的超过商业实际需要的公司结构;

10.超低价发行股票。

香橼和浑水公司发现中国概念股财务造假和做空的过程启示我们:

第一,推行上市公司分行业监管有利于监管人员发现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

第二,建立预警指标体系有助于监管人员排查、甄别上市公司的财务问题。

2011年,中国概念股特别是中小公司股票集中遭遇美国空方“阻击”,甚至在2011年3至6月份一度引起抛售中国概念股的狂潮。中国概念股之所以被集中做空与中国企业在赴美上市(尤其是反向收购)过程中过度包装和财务造假有关,但是,也与几家做空中国概念股的专业公司推波助澜有关。

其中,香椽公司和浑水公司在做空中国概念股的浪潮中以其精准的出击赢得了无数的争议和关注。


▨ 本文来源:直通四大,来自上市公司、21世界经济报。。由于部分文章无法鉴别有真实法定的原创者,如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后台议定删除。

【CFO之家】整理发布,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以上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