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多西:模仿乔布斯,打击特朗普

杰克·多西:模仿乔布斯,打击特朗普

​作者:李亦儒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2008年的一天,杰克·多西正式被逐出推特的那天,他打了两个电话,第一个打给他的爸妈,确保他们在看到新闻稿之前得到消息,第二个电话,他打给了Facebook老板马克·扎克伯格。


杰克·多西作为推特的创始人之一,作为刚刚被赶下台的CEO,这通电话是偷偷摸摸打的。扎克伯格对杰克·多西觊觎已久,对推特这家还不算大,正在飞速发展的公司也觊觎已久。


那通电话里,扎克伯格想通过帮助杰克重新夺权,把推特买下来。收购计划失败后,杰克又想在Facebook为自己谋一个副总裁的高级职位,这两种能让扎克伯格和杰克走到一起的可能性事件,最后都不了了之。


自那之后,推特一路高歌猛进,而杰克多西联合推特的投资人上演了一场大型夺权剧,重回了CEO宝座,跟扎克伯格在两条不同的路上越走越远。


就在本月19日,特朗普的推特被打上了第三种标签。一条批评CNN炮制种族主义假新闻的视频,被推特标注“操控媒体”。之前,推特还标注特朗普的一条推文“美化暴力”,并隐藏了该推文,特朗普其它几条推特上的警示标签,是提醒网民“核查事实”。


Facebook上,同样的内容仍能被原封不动地看到。并且扎克伯格还批评了推特的审查行为,他认为社交平台不能当裁判,私人企业不能去仲裁人们在网上的言论。也就是说,他认为推特的行为是在损害言论自由,政客的言论自由也是受宪法保护的,尽管扎克伯格个人很反感特朗普说的话。


穿上迪奥衬衫,戴上劳力士手表在推特登堂入室之前,杰克·多西看上去就是一个朋克。


他顶着一头乱发,胳膊上有纹身,鼻子上穿着金属鼻环,总是沉默地思考。他曾经失业,就是因为不愿意在办公室摘掉鼻环。


这样一个年轻人,为了重回推特,不仅主动摘掉鼻环,还穿上西装,坐上军用飞机,去到了伊拉克。


那是杰克多西第一次离政治如此之近。那时希拉里·克林顿作为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总觉得硅谷这些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网络公司能做点什么,比如通过科技,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国家——伊拉克。


当时推特真正的CEO埃文拒绝了美国政府的伊拉克之行邀请,于是被放逐的前CEO杰克自行前往。杰克在媒体的闪光灯下,向伊拉克的政府官员们推介推特,劝说他们注册账号。


“伊拉克人民和媒体都会关注你的,像推特这样的科技可以让更多人了解政府,增加政府透明度。奥巴马总统一直都在使用推特。”杰克还跟伊拉克副总理说,奥巴马能当选,推特功不可没,副总理没能禁得住杰克的疯狂安利,第二天就成了推特的用户。


推特创始人拯救伊拉克,这成了当时媒体头条的热议。


2012年,白宫宣布推出“推特市政厅”,奥巴马会在白宫直播问答活动,而活动的主持人就是杰克多西。


推特的另一个创始人比兹·斯通后来在书里写道:我无法想象杰克站在总统边上说,“我们不仅爱美国政府,我们还支持奥巴马”,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在竭力避免的事。


比兹·斯通从推特刚成立时起就开始负责推特的价值观问题了,他被认为是守住推特底线的那个人。为了不让杰克站在奥巴马边上,他发给全公司的邮件里提到:


“我一直试图为推特建立一种长期的理想主义形象。面对地震、革命、战争时,推特要做些什么呢?推特不能参与其中,而是要置身于争端之外,这种中立性可以让我们的服务跨越文化与宗教,展现真正的民主。我希望我创立的品牌,是自由言论以及信息民主化的代名词。”


比兹·斯通的美好愿望没有实现,因为就在他知道杰克要去主持白宫活动的前一天,他刚刚从推特辞职,这是杰克重回CEO之位路上的必然。


杰克成功地把推特联合创始人兼投资人埃文从CEO之位上拉了下来,就像埃文曾经对他做的一样。


如果埃文·威廉姆斯仍是推特的CEO,杰克今天也许就没有机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


埃文很早就意识到,如果为太多人提供话筒,那么一定会有人说一些冒犯到别人的言语。“人们会被政治博客、宗教博客、纳粹博客以及黑鬼、西班牙佬、犹太人、白种人等词汇激怒”,而提供话筒的人不可能监控所有发布在网络上的内容,所以埃文选择不理会。


“点击按钮,向世界公开。”这是埃文内容平台创业的座右铭。


尽管一些人说,删除Facebook,去推特互粉吧,在很多人的印象里,Facebook和推特也都已经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了。但是,推特和Facebook完完全全是两个量级的公司。


推特的市值现在处于260亿美元左右,Facebook市值则达到了6800亿美元。Facebook的日活跃用户是推特的10倍,每用户平均收入是推特的3倍,两公司的营收与利润也相距很远。Facebook上市后股价翻了5倍,而比Facebook晚一年上市的推特,股价长时间停留在发行价以下。


怨不得会有人吐槽,杰克·多西对推特的贡献还没有特朗普大。特朗普上台“推特治国”到今天,推特公司的市值涨了60%。就在本月,特朗普发推又破纪录,达到了一天之内发200条推文,平均每小时8条多,也就是说平均每7分多钟就要发一条。


拥有几十亿用户的互联网社交平台就像一个网络社会,社会需要法律和警察,社交平台也各有自己的发言规则和审核机制。


其实看上去更有原则的推特,在网络警察的角色上并不算专业。

“据我所知,推特目前还没有系统性的事实核查程序。Facebook目前的事实检查是不够完美,也无法很好地处理潜在的有害内容,但至少Facebook在努力做好,而推特从来没有。”纽约大学斯特恩商业与人权中心副主任 Paul Barret公开表示。


扎克伯格也曾无情地鄙视过推特,去年他说,Facebook在安全方面投入的预算,要比推特今年的总收入还高。


今年出版的《Facebook: The Inside Story》 一书中也提到,Facebook 现在的内容审核系统,前所未有的庞大,越来越多的审核员在检查用户行为,同时基于大数据的自动监控系统也在不断完善中。与此同时,扎克伯格还是认为,对于社交平台上的个人观点,人们有能力做出自己的是非判断。


杰克·多西跟扎克伯格的努力方向不一样,在推特“鉴黄”系统还不太灵敏的时候,他把标签钉在了特朗普这个备受争议的靶子上。并且大义凛然地发推说:“作为一家公司,如果最终需要有人来对我们的行为负责,那就是我。”


特朗普的推文内容、风格是一向如此的,可杰克·多西的态度却不是。


前两年特朗普一些推文涉嫌种族歧视、不实信息等问题时(比如朝鲜不会存在太久等言论),杰克·多西均无动于衷。


推特官方甚至还称这是平台的“新闻价值”政策,即保留政治人物发表的,可能令人不快的言论,因为这些内容很重要,不应该被删除。


杰克·多西为什么转变态度?舆论压力可能是原因,觉得公司像朋克乐队的推特员工可能也会给杰克压力,毕竟连Facebook的部分员工都发动了线上罢工。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杰克·多西对自己的CEO之位仍有担忧。世界上没有几个董事会,会喜欢朋克风格的CEO,尤其是在这个CEO的带领下,公司的股价没什么上扬的曲线。


今年年初,有“华尔街秃鹫”之称的对冲基金Elliott Management,想用手上4%的推特股票推动董事会,让杰克这个不作为的CEO滚蛋。


杰克重新任CEO的5年里,推特股价下降了6.2%;另外,杰克还是另一家百亿美元公司Square的CEO,就算这样,他还动不动要去非洲静修,远程办公;这些年Facebok通过产品创新和收购,丰富了公司的子产品,而推特死守着那只蓝色的小鸟,还没能让它获得更多的活跃度和广告收入。


杰克·多西暂时抵御住了董事会的换人压力,他承诺自己不会像以前一样任性,承诺推特会回购20亿美元股票,另外,一个新成立的委员会还将定期对推特管理层做评估。


但推特的股权制度,以及杰克·多西手中的股票数量,注定了董事会如果受够了杰克,随时都有可能让他走人。毕竟在管理层权力大不过董事会的推特,曾经三年内被任命了三个CEO。推特的董事会成员大多是投资者,他们不会想着写一段编码来解决公司问题,他们会选择重组领导团队。


当年杰克·多西被赶出推特时,他哭了,并且说,“总有一天,我会像乔布斯一样,回到这个位置。”自那之后,他模仿乔布斯的穿着、行事风格、甚至习惯用语。如今杰克·多西为了避免自己再次失去推特的位置,他还要把自己变成像乔布斯一样的英雄人物。


参考资料:

《一只小鸟告诉我的事:推特联合创始人比兹·斯通自传》,比兹·斯通,中信出版社;

《孵化Twitter:从蛮荒到IPO的狂野旅程》,尼克·比尔顿,浙江人民出版社。


*题图图片来自于B站